【同人小说】北伐突进再战都阳 游龙入扬迂回盱眙

Sam • 

  《率土之滨》各服务器战争全面打响,战火愈来愈旺,一丝松懈都有可能四面楚歌。相信不少玩家已经慢慢有了自己的心得体会,《率土之滨》S304区玩家@兰色节奏很有心的整理了自己的游戏历程,慷慨地与大家分享。

S304率土演义·前情回顾

·第六回:

拾忆奇谋暗渡寿春 游龙困斗死守安丰

·第七回:

雾中山死斗寿春道 北伐军奔袭赴都阳

·第八回:

安丰绞杀游龙舍命 战局扭转北伐扬旗

第九回 北伐突进再战都阳 游龙入扬迂回盱眙

(一)

  在与村长的寿春战队汇合后,拾忆军决定退守都阳。

  寿春一战,拾忆军斩杀了惊鸿丞相雾中山,被撤退中也失去了猛将一统,可谓是喜忧参半。当然,对他们来说,若不是北伐突然对他们宣战,这种战略布局的劣势根本不可能出现。

  在都阳,村长重新审视战局后,才渐渐悟出先前惊鸿军分兵抵抗的缘由。若非心中还有北伐军驰援的信念,惊鸿游龙万不会分兵四路逐一死守处处拖延,弱战强的关键还是集中优势兵力以多打少,才能找到翻盘良机。事到如今,村长也不得不感叹自己被眼见的优势蒙蔽额双眼,却没见到潜伏的危机。

  “主力部队守住都阳,给霸天虎送去信函,让他不用搭理无双军了,将全部主力调往威县,从南线压碎惊鸿军!”

  这是拾忆军的应对计划,可这个计划还未来得及实施,就被无双军的森林给毁了。返回扬州的七姑娘带着豫州战局扭转的好消息,使得无双军士气大振,瞅着眼见的良机,无双军更是突然倾巢而出,开始对扬州失地的收复。

  而与此同时,北伐军的先锋阵,也终于抵达了都阳。

  大刘走到阵前,看了看都阳的守关,转头对参谋白马说:“白马,你有何计?”

  白马笑了笑,摇了摇头道:“没啥妙计,没啥妙计。”

  虽然北伐军一路凯歌,但大刘心里明白,北伐军到现在为止投入的兵力不过三万而已,拾忆军一下子缓缓撤退,也就是不清楚北伐军此处投入的实际兵力,才不敢应聘。北伐占据的是出其不意的先手,而这种先手,也不会存在很长时间。

  “白马兄必有计谋,但说无妨。”K先生此时也在北伐军的阵中,他的惊鸿军也在休整后跟进在后逼近都阳。

  “此时猛进,我们亦无绝对实力打破敌阵。”白马说道,“K先生不如尽快转走寿春道,支援威县,声东击西,才是正道。”

  K先生瞬间会意,虽然乍一听,白马之言前后矛盾,但实质上,却恰恰体现了他用兵的独到。惊鸿与北伐能返回都阳,靠的仅是士气,而不是兵力,拾忆军没有贸然决战,也就是不知北伐虚实,而选在了暂时退守集中兵力。此时若K先生带着惊鸿军前往威县,给拾忆军的信号便是北伐大军压境,惊鸿对他们无比放心,越是如此,拾忆方面就越是不敢贸然攻击。此招虽险,但却是用兵极致的表现,再说若是拾忆猛攻,毒龙的北伐主力也已在路上,驰援而来也不费时日。

  商定,K先生遍带着惊鸿的主力,大张旗鼓地支援安丰的游龙军去了。

  K先生一走,大刘却是不悦,此行前来,本是先锋,也这疑兵一用,却是没了头功的机会,他越看一遍的白马,越觉得不能坐在这里等着拾忆察觉。

  “此时可遣一将前去挑战。”白马看穿了大刘的心思,缓缓道。

  “徐无,且由你去。”待得白马说完,大刘遍将刚才支援到位的北伐第二阵主将徐无遣上了。

  徐无的先锋阵也可谓是浩浩荡荡,这乃是北伐正经的第一战,徐无自然不愿给北伐丢脸,只见他带上了各类攻城器械,劈头盖脸地给都阳城就是一顿猛砸。

  见拾忆军不出战,正要带人猛攻,却闻大营鸣金收兵,徐无虽是求战心切,却也是领命退回了大营。大刘这一出,也是闹的是虚虚实实,若真要带兵猛攻,也怕徐无损伤惨重。

  如此闹腾了数日,拾忆这头也是看出了端倪。义路向西正出战,却突然发现杀出关外面对的却是大刘个徐无的两面夹击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,分明细作是报敌人主力尚在司隶,怎么还能有如此伏兵?”义路向西也是不解。

  两军在阵前互有攻守,拾忆防线思量许久,最终还是没有遣出主力决战,也让白马大刘疑兵之计得以继续。

  但此等小伎俩终是难以长久,拾忆方面村长在观察了数日后,也大致判断出了北伐军的动向,他果决地选择了出击。而惊鸿军却不失时机地杀了一个回马枪,殇十三突然从侧面切入,在拾忆军攻击北伐军的一刹那,完成了一次顺利的切入。

  后世战争学家研究此战,无不感叹惊鸿北伐配合之默契,仿佛两军操练已久了一般,惊鸿军退而复入选择的时机与兵力均是恰到好处,正好将拾忆军将起得疑心转移了注意力。

  正是这一击,让北伐军的主力部队得以抵达都阳,而北伐对都阳的正面作战,也即将展开!

(二)

  豫州的另一侧,利用北伐军与拾忆在都阳拉锯的机会,惊鸿军除了机动性极强的殇十三部在北线策应外,其余的部队全部来到了安丰集结。

  此时的安丰城,半座城池已经化为灰烬,连兰色的指挥部也是断墙残瓦。兰色在先前的作战中负了伤,腹部的被划开了一个五厘米宽的口子,好在没有伤及内脏,这才保了一条性命。

  此一战,游龙军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兵力,可说打得无比惨烈。看到此情此景,刚刚赶到的老K也是感慨此战之险。

  “兰色,游龙死守安丰实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若非你在,怕时此地也是难以保全,且去休养生息,接下来的作战,就交给我们几个了!”见着兰色,老K示意有伤在身的兰色不必居礼。

  可威县门口的永恒军却没有退却的意思,从幽州一路杀到徐州,冲破威县打到安丰,他们自始至终占据着优势,若不是兰色这块顽强的绊脚石,他们怕是最先冲破惊鸿防御战的队伍之一。

  “惊鸿两线支援,能有多少兵力赶到尚未可知,此时此刻,若我们能冲破安丰,才能让拾忆主力环节一下压力!”威县中,永恒女将沙中土道,“此时切不可让惊鸿军有喘息之机,更是应组织所以兵力开始猛攻。”

  从大局上来看,沙中土的意见完全正确。拾忆联盟若能集中所有兵力,依然在面对惊鸿北伐联军上人数不落下风,但沙中土却少考虑了一个方面,那就是拾忆联盟分兵单独作战已然习惯,到现在还没有联合作战的演练,这一点,从祁山军纷乱的指挥上就可以看出一般来。

  深入扬州的祁山军此时并不愿意轻易地从扬州撤离,他们孤军深入,被赤鬼牢牢地牵制在了扬州腹地,加上他们对无双军充满仇恨,甚至使得他们很多指挥官根本没有看清此时的局势。原本期待着的祁山援军,直到临阵,才发现人数比预计少了很多。

  而此时此刻,率先发起攻击的,却是士气如虹的惊鸿军。

  安丰城外,惊鸿聚拢了全力,以汝阴为统军主将,从安丰城鱼贯而出,直冲永恒军指挥部。

  “时至今日,一直抱怨援军和统御指挥,也是无用!”说出此言的乃是让兰色吃尽苦头的血与沙,“且由我去打退惊鸿主力!”

  沙中土不愧是永恒军中无二的勇士,此言一出,沙中土立刻紧跟身后准备出阵。

  两军列阵,汝阴直面血与沙。双方均不是巧言令色之辈,四目相对,便知对方意志!两人均未多话,双方各扬一鞭,摆出了一副主将对决的架势来。

  巨剑对长戟!

  听闻两名主将一言不发就是交火,引得双方指挥部的众将皆来观战。

  汝阴号称天下第一兵,自其出道阵前交锋从无败绩,剑下亡魂难以计数。血与沙乃是幽州铁骑,永恒第一勇士,早前直面游龙三将也是面无惧色游刃有余,可说也是将中翘楚,也难怪这一战引得双方皆为重视。

  “无论胜败,不得相助!”汝阴杀出前如此吩咐。

  “若要重整士气,需让我来,休得冷箭!”血与沙则是这么吩咐。

  双方这么言语也让这一战真正成了双发的一场公平对决。

  汝阴率先掀起一阵剑风,血与沙识得厉害,不敢硬接,而是用长戟旋起,守得密不透风。

  “能让血与沙大人一开始便采取守势,可见对手剑招之猛。”永恒大营中,姜小宝如此分析道。

  双方在马上斗了二十余合,未分出胜负,却见血与沙突然长戟一挑,几乎刺中汝阴烈焰战马,汝阴一拉缰绳,扭转马头避开一击,同时翻身跃起,横扫一剑,也逼得血与沙跳开马身翻身落地才能避开,于是接下来的厮杀,便变成了马下之争。

  汝阴不愧天下第一兵的称号,他不仅马上功夫了得,下马之后一把巨剑更是舞得虎虎生风,双方又战了三十合,亦是难分胜负。

  “汝阴已占了优势!”惊鸿阵中,书生剑大陈却是看出了门道来,“血与沙马上功夫了得,若是马上死战,汝阴百回合未必拿得下对方,但一旦下马,长戟的局限性比起大剑要多得多,我看不出二十合,汝阴就将取得优势。”

  而在永恒一侧,沙中土也是看出了这个局面,只见他悄然竖起长弓,准备放出冷箭,却被主帅姜小宝给按了下来。

  “此时若射,便是怯阵了。”姜小宝如此说。而在如此局面,士气确是更为重要。

  “若是血与沙大人落败,则是更难收拾!”

  虽然沙中土坚持,可姜小宝依旧不允,气得沙中土负气走出了大营。

  局势果然如大陈预料,汝阴开始逐渐占据了上风,能和天下第一兵斗了六七十招依然不漏败像,血与沙也同样证明了他的实力。

  而就在此时,永恒军左翼一直轻兵突然杀出,轻兵绕过了主战场,冲着惊鸿军的侧后方就杀来,来将却是沙中土,他当然不能允许看着血与沙落败,暗剑放不得,那就来一招围魏救赵。

  而安丰的城楼之上,贝夫人也是早就注意到了永恒军的动向,七爷也早已准备出发,见得沙中土前来,七爷也是翻身上马,突出惊鸿军右翼。瞬间,惊鸿的右翼和永恒的左翼展开了比主战场更为惨烈的厮杀。

  七爷部署刚才斩杀了拾忆名将一统,此时见着沙中土,更是如猎鹰训着猎物,加之七爷素来与沙中土不慕,此时遇到更是血战。

  “沙中土危亦!”永恒大营中,虎皮猫已感不妙,只见他迅疾发令,号令全军突击,一方面借此停了血与沙与汝阴的决斗,另一方面也是将惊鸿军围攻的左翼给转移过来。

  见得永恒出击,K先生也是倾巢而出,大陈率先举剑突进,而战场上的汝阴和血与沙却似乎一步也不愿意退后,根本无视两军展开的猛攻。

  这是一场只有武勇的死斗,任何谋略都已全然无用。

(三)

  情况如虎皮猫所预料,单骑突入的沙中土确实是永恒军最先遇到危机的。七爷对沙中土可说是势在必得,他在此发挥了冷静突击的特性,执行突袭击杀之类的任务可说是在惊鸿军中无出其二的。

  七爷的打击可以说是稳准狠,他率先从侧面切断沙中土的退路,将沙中土逼近豫州深处,然后仗着地利优势展开围攻。

  “决不能让那娘们溜了!”七爷依旧一匹快马一把关刀,在对沙中土完成了合围之中开始了单骑突进。

  沙中土也并非浪得虚名,他原本一击便是想吸引惊鸿军出战,缓解血与沙的危机,他早有准备遇到惊鸿军巨大的阻击,只是没想到七爷仗着贝夫人的快马能如此迅猛。

  沙中土毕竟不是无名小卒,他早就注意到了七爷的突进,只见她将主力汇集一处,朝着七爷突进的方向就开始了反向冲击。

  “我就喜欢这种正面的对决!”见着对方冲来,七爷如是说。

  沙中土弯刀闪过,不仅挡开了七爷的突进一斩,同时将七爷身后的一名亲兵也是斩落马下。七爷也并非只有一刀只能,只能他迅疾回马遍开始回击,可沙中土突然策马向反方向奔袭,做出了逃出脱走之势。

  “休走!”七爷见对方欲逃脱,赶忙策马追赶,可此时沙中土怀中飞刀已握在手中,只见他瞅准时间,扭过身躯,朝着七爷胸口掷出一刀。

  七爷也是猝不及防,虽是勉力举刀封挡,可也未及挡住飞刀的到来。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七爷突然翻身落马,肩头刀身已入,若不是最后时刻勉力侧身,怕是此刀正中胸膛。

  沙中土早已回马,只见她扬起一刀,快马朝着落地的七爷就是袭来。七爷也非泛泛,他右肩中箭,立即将关刀转至左手,转过身非常顽强地起身挡住了沙中土的一击。

  “卑劣的家伙。”七爷转身,举刀大喊,越是如此,他越是斗志燃起。

  “哼。”沙中土也是没有回答,她立即在此回马,准备第二次突进,此时若能斩下惊鸿猛将,对拾忆联盟的士气提升也是立竿见影。

  “七爷,且由我来!”正当两人准备再度交锋,只闻沙中土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。

  沙中土心想不对,猛然回头,只见壹刀正轮着他的大刀赶来。

  “啊!!!”壹刀马快,即将赶到时,壹刀快刀出窍!沙中土看准了机会将两把弯刀交叉头顶准备格挡,但却猛然发现壹刀刀势突然又快了半分。

  “这家伙!”只闻七爷在沙中土背后轻哼了一声吼,沙中土骤然落马,壹刀的快刀上面已沾满了鲜血。永恒盖世的女将,却没想到自己是命丧在此。

  “七爷,一统让你抢了去,这一阵,我却也必需抢走了!”自称荆州第一刀的壹刀,终于也证明了他的价值。

  沙中土阵亡的消息,让永恒军的左翼瞬间失去的支点。姜小宝忍住悲愤,只能下令撤回威县,而惊鸿军则是乘胜追击,开始了收复安丰的征途。

  而此时,在都阳关外,堪称率土历304年最惨烈地绞杀战不经意地展开了。

  毒龙大军一到,遍立马召见了大刘和白马,在确认都阳之前的战局后,毒龙对白马先前的策略很是赞赏!

  “白马之调度无出其二,只是我军大军已到,若此时再无功绩,倒是让盟军小瞧了,接下来,便是引敌军出战,给与猛烈打击。”毒龙如此道。

  而在都阳的拾忆军胸中也是憋了一股气,见北伐军突然旗帜摇曳,也是清楚无论虚实,都需要打上一阵,不然给人的感觉便是士气全无。

  在这种两军均是蠢蠢欲动的节奏下,拾忆军趁着夜幕开始了夜袭,领军人正是拾忆副将村长。

  而北伐那侧,大刘也早已严阵以待,他早知北伐夜战了得,此时也已然无后顾之忧,正好敞开一战!

(四)

  夜幕中,大刘和村长开始了短兵相接。

  战场的厮杀从一开始便切入了高潮,北伐军仿佛是早就严阵以待了一般,哪怕是夜晚,作战人数也是丝毫无减。

  拾忆军刚一切入,遍感觉到了这个对手的不寻常,北伐仿佛有一种韧劲和吸力,将拾忆的士兵源源不断地吸入北伐战阵这个旋涡之中。只要踏入北伐战阵,拾忆军遍有一种无法脱身的感觉,唯有死战,将对方全部斩杀,才能逃出生天。

  “这究竟是一帮什么样的对手啊!”村长看着步足率先切入,犹如羊入虎口石沉大海,不得已,只得继续投入兵力给与猛攻。就是因为这样,拾忆军才不断地深入北伐军的绞杀阵。

  北伐并非完全不用谋略,他们的谋士白马早已分析清楚了自己的优劣点。惊鸿毕竟在青州和无双苦战,虽然徐州之行非常轻松但是士兵的神经却是一直紧绷。攻下都阳,却在豫州数条战线上都被惊鸿死死咬住,可以说是连续作战毫无歇息。而北伐则是新入战场,士气正盛,加上情势和兵力占优,此时更是要力争消耗,展开绞杀。

  “没想到制定得策略却是如此无趣。”对于谋士来说,死战和绞杀是最没有成就感的一种策略,但当下却是最有效的一种策略。而对于一个谋士来讲,敢于正面对手,承认虚谋无用,更是体现了一个谋士扎实的作战基础预判。

  “给我杀!”很快,北伐第二阵的徐无也切入的战阵。

  “混蛋,完全撤不出来!”战阵中的拾忆军才发现了对方的决心,哪怕是夜战,只要对方敢攻,他们就敢死磕。

  义路向西见村长苦战不撤,也立即率军投入战阵。原本一场夜袭战,就这样被北伐拖成了持久战。

  此战从午夜一直站至天明,双方均不断得投入兵力,最后使得战场上的投入的兵力超过了双方的三分之二。

  “本阵上!必须拿下!”天明,见村长陷入苦战,逃离也是率领了本部人马杀上,此时,双方均已经清楚此战突然变成了一场决战,而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夜袭战了。

  “北伐军!全军出击!”毒龙也是下达了将令,将北伐的全部筹码也迅速投入。

  惊鸿军在都阳的,只有殇十三的机动部队,看到一早起来北伐和拾忆均投入了全力,也是立刻求见毒龙,请求出战。

  “惊鸿军面对如此虎狼之师,能坚守到此时,实力可见一般,不过这个战场已然被我北伐接手,务必让我和他们分出胜负。”毒龙如此固执道,“你也准备赶赴威县,务必打开威县,战场的天平可不再都阳。”

  以北伐强健之师,和拾忆展开殊死绞杀,借此吸引拾忆的兵力,同时让惊鸿转战威县,一举击溃永恒,打出威县,然后从徐州侧面包抄都阳身后,这是K先生和毒龙一开始遍制定的作战策略,毒龙肯以本部人马绞杀拾忆,也展现了自己的决心。

  “是,那我前去汇报我主公,毒龙大人一切小心!”殇十三知毒龙不想让惊鸿轻视了自己,既然惊鸿能苦守拾忆,自己的北伐军没有到底坚守不住,再说,北伐也还有陈统和泰州的三成兵马没有出动,而是驻守并州边境。

  绞杀战持续到了中午,双方经过了一夜一日的苦斗,也早已是人困马乏,但却没有一个人退却,直到傍晚,双方也勉强鸣金收兵,各自会营。

  双方实力相当兵力相符,一夜苦战,起身却发现双方均损失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兵马,都阳关外的战场,可以说已然尸横遍野。

  “是个对手!”毒龙一遍看着属下清点人马一遍叹道,“将如此虎狼之敌留在对面,也是有些可怕。”

  “主公,如此绞杀,敌人毕竟是强弩之末,只要惊鸿军能有效打击威县,则敌人之势必然瓦解!”白马在一遍说到。

  “还未杀够!”大刘一遍擦着佩剑上的鲜血,一遍让亲兵摸着已经开裂的战刀,“有如此对手,才能体现北伐的实力,征服不了他们又怎么能征服天下!”

  “说得对!”徐无也赶回指挥部,此时他握着剑把的右手已经由于砍杀过渡不自觉地微微颤抖,他自己都未清楚,“必须跨过这样的对手,才显北伐之强!”

  看到众将如此斗志,毒龙也是苦笑点头,他现在十分清楚之前惊鸿军面对的是怎么样的敌人了。但站在此处,他遍已下决心必须翻过都阳。

  “老K,你可别在威县掉链子啊!”而身边的谋士白马,却是如此想到。

  未完待续……

  注:以上文章及观点由玩家投稿,不代表官方立场。

分享